澳门太阳 城77139.com

首页导航手机版
您好!欢迎来到养老信息网![请登录],新用户?[免费注册] 会员中心 |养老社区 |保险查询 |养老院查询
养老信息网-让我们共同关注老年人

老父亲

文章来源:浙江老年报 作者:余苏平 发布日期:2017-10-31 07:45:05
浏览次数:正在加载次数网友评论: 0

我的老家在临安的深山里,与淳安、桐庐交界,生我养我的那个小村落叫高桥头,因余姓祖先修建一座大石拱桥得名。村民都是辛辛苦苦、祖祖辈辈靠山吃山。

父亲今年八十有八,在家乡方圆几十里,算得上“名人”。“名人”是村民褒奖的。我想主要原因无外乎这几个方面:一是新中国成立后到1985年一直当村干部,其中担任行政村书记、大队长30年,有丰富的农村基层工作经验,处理起民间纠纷事务得心应手;二是心地善良,为人大气,性格豪爽,交朋结友,宁愿自己吃亏,从不亏欠朋友,有一个呼得应的“朋友圈”;三是对父母亲尽忠尽孝,对儿女言传身教、严格要求,子女出息成人;四是处事公正、明辨是非、群众威信高,组织能力强。

方圆几十里的名人

1947年7月,父亲毕业于抗战后兴办的分水中学,在当地属于知识分子了,其知识面、领悟性要强过我的叔叔、伯伯辈。

父亲对爷爷奶奶的孝顺,方圆几十里是闻名的。我的爷爷有两个兄弟。我父亲的生父生性嗜赌,不顾家。大伯生有3个女儿,无儿。所以父亲一出生,家人就用竹篮子从前堂拎到了后堂,过继给大伯。后来,父亲的亲哥哥死于战乱,姑妈全都出嫁后,赡养生、养两对父母的重担就落到父亲的肩上。解放初期,土改工作组就住在我们家,父亲工作积极,头脑灵活,文才口才出众,工作组的同志也不止一次地提议我父亲到外面去干事,但因为家中有两对父母身体都不好,父亲放心不下,心甘情愿地放弃了捧“铁饭碗”的机会。

父亲对子女的慈爱与呵护与众不同。我们姐妹兄弟7人,从记事开始,我们好像并不觉得自己吃过特别的苦、受过特别的难,因为父亲有个宗旨:有苦先苦大人,要尽量让孩子吃饱穿暖。父亲教育孩子的方式方法也与众不同,很少打骂训斥。我儿时有些淘气,时不时地会闯些小祸。山里人的习惯,冬天围坐在火炉边取暖,这时,父亲总是从讲故事,打比方开始,晓之以理,让我们自己觉悟到错了,错在哪里。我们姐妹兄弟7人,除老四16岁不幸水淹身亡外,其余6人均已成家立业,现在家家日子红火,这与父亲从小的教育是分不开的。

对党忠诚是一辈子的荣耀

1980年9月,我考上南京铁路运输学校,第一次离家赴千里之外读书。家里往供销社收购站卖了一头猪,为我置办了行装。父亲放心不下,亲自送我到学校,还专门带我去看了离我老家最近的一起入学的同班女同学王云仙。两年后毕业,我和王云仙都分配到铁路杭州机务段工作,同学同事的共同经历,使我们喜结良缘。我总感觉这桩姻缘追根究底似乎是父亲牵的线。

对党的忠诚是父亲一辈子的荣耀。父亲1959年11月份入党,当村干部,他始终以党员标准要求自己,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带领社员植树造林、开荒拓地、修水利堰坝、拓路造桥、建造大礼堂。至今,带着他辛勤汗水的柏树长成屋柱般粗了,茶园满山满陇,大礼堂现整修后作为村委办公地,是全村文化活动场所,村上的老辈都说,这些就叫造福后代。

父亲对党的忠诚还体现在对下一代的培养上,我参加工作后,父亲对我的要求就是要听党的话,争取早日入党。外甥、外甥女回家看他,其他都不闻不问,只问:你在单位入党了吗?父亲把党员当作是终生的荣誉。记得有一年,父亲被评为临安县优秀共产党员,发了一本红色的证书。父亲把证书珍藏在一个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里,遇到知心朋友便拿出来“展示”一番,这是党给他的一份荣誉,他十分地在乎。随着时光推移,年事已高的父亲早已不参与家庭收支的管理,但组织上发放的一笔“农村老干部补贴”款,数额虽不大,他却十分在乎,必须由他自己藏着。看得出来,他把这些当作是组织对他几十年农村工作的肯定,无上荣光。

没有“白毛老头”解决不了的事

父亲为人耿直豪爽,乐交朋友。以我家为东家落脚的竹匠、木匠、铁匠、针匠都有,还有绍兴的木头贩子,萧山的布料贩子。他们都乐意以父亲为朋友。父亲待人接物有一个原则,向来不叫朋友吃亏,宁愿自己吃亏。这样,他的身边真心朋友越聚越多,遇困难时帮扶的朋友也很多。父亲的处事协调能力、号召能力在桐庐、淳安、临安三县交界地带方圆几十里小有名气。凡是遇上处理不了的事,当地村干部都来请老父亲出面,只要“白毛老头”(父亲四十岁头发全白,当地昵称“白毛老头”)到场,没有解决不了的纠纷。

父亲对有道理的事,处理起来胆魄过人,村里有一青年,上个世纪70年代初招工录用进杭州一大型国企当了工人,后来在老家成了亲,经常回家探亲不按时回单位,单位作出开除回家的处理决定,公函寄到村里后,第二天父亲只身赶到这家单位,找到党委书记,说:“我们把村里最优秀的青年送来支援国家建设,你们教育坏了,又把责任推给村里,一句话退人了就完了?要退也要教育好再退!”此话把书记震住了,结果厂里领导班子开会重新研究,收回公函和处理决定,换岗安排工作。

父亲还是个能与时俱进,跟得上形势的人。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,改革开放刚刚开始,父亲就做起卖旧屋料的生意,合伙承包山林、贩木料,忙得不亦乐乎。父亲有个外甥,毕业于水电学校,原在县水电设计所当工程师,改革开放后,辞职下海开发小水电资源。父亲70岁生日一过,受外甥鼓动,利用自己丰厚的人脉和积蓄,也投资水电站做起了小股东。

今年9月18日,父亲与世长辞。父亲用他的孝心、爱心、善心、忠心写完了一位山村农民看似平凡又极其不平凡的一生。

(余苏平作者系省编办干部)

本文地址:老父亲

评论
分享
QQ空间 微信/手机浏览器
查看/参与评论
没有了
儿时的露天电影
网友评论
人参与 | 人评论
发布评论需要您先登录, 立即 登录 | 注册
公众微信 意见或建议